Home | Sitemap | Contact

热门文章

盐青豆事先不经过浸泡

2016-11-10 09:58

而香糟作为绍兴黄酒的副产品,也被广泛用于各种菜品之中,可以做成糟鱼、糟鸡、糟鸭、糟鹅、糟肉,也有糟汁烧菜,如糟溜鱼片、糟溜虾仁等。糟香不同于酒香,做出菜来别有风味。

在绍兴,蚕豆被称为罗汉豆,拨开之后颇像一个罗汉憨态可掬地端坐其中;当地把新鲜的豌豆也叫做鲜蚕豆,这是由于豌豆上市之时,刚好是蚕季。绍兴人周波说,旧时的绍兴讲究十豆过酒,寻常酒馆的柜菜中少不了鲜罗汉豆、鲜蚕豆、带壳鲜毛豆、茴香豆、盐青豆、爆开豆、兰花豆、芽罗汉豆、笋煮豆和鸡肫豆等。

在陆强的红火飞扬面馆,面疙瘩的品种也有了更多的变形,在里面加入了一些玉米粉,口感更为筋道,颇有弹牙之妙。陆强说,他开始只是想着在面疙瘩的老汤滋味中,回忆妈妈的味道,如今更想把这种绍兴小吃继承与发扬,虽然只是一碗简单的面疙瘩,其中却带着浓郁的乡愁。

霉干菜与之类似,只是产于越地,以绍兴、宁波为最多。乌干菜只是霉干菜的另一种叫法而已。晒霉干菜往往是在宅院内的竹竿上。绍兴霉干菜往往会把笋丁放在里面,更为入味。霉干菜有甘香,有咸香,最佳的做法是霉干菜蒸肉,一对食材,互相成全。

绍兴有许多这种充满乡愁的食物。周波在鲁迅故居的对面有一家店面,开了许多年,除了臭豆腐,还整理了许多绍兴民间的小吃。我们坐在小店的板凳上,看着外面络绎不绝的游客,周波的岳父给我们端上一份奶油小攀。

雪里蕻北方也常见,原料也是芥菜,做法类似,只是霉干菜用的是芥菜薹,雪里蕻用的是茎叶。雪里蕻到了不远的杭州,就成全了杭州最好吃的片儿川。片儿川实际上就是雪菜肉丝面,如果没有雪里蕻,片儿川就不叫片儿川了。

在所有以臭为美的食物中,臭苋菜梗是当仁不让的主角,许多食物都是经由苋菜梗发酵而成的卤液腌渍而成。

在北方,雪里蕻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叫春不老。河北保定有俗语:保定有三宝:铁球、面酱、春不老。雪里蕻的蕻字难写,后来以讹传讹称为雪里红,其实说的都是一回事。

在更早的十碗头里,最重要的食材并非肉食,而是萝卜。蒸好的萝卜垫底,表面上附上一层肉,这也是穷困时期的一个美食梦。按照绍兴乡土风俗,扣肉上桌,不能食用,席中需要由主家原碗端回,以便回礼之用主家办事,亲戚朋友随礼,主人还要还礼,往往是扣肉与老酒。礼仪的风俗往往在食物中传承,即便在困难年代也不曾松懈。

醉系列的绍兴美食无须入锅烧煮,只择其新鲜者,加入酒和其他调味品浸泡,即可上桌。其中醉虾,挑选小一点的活河虾,现泡现吃,只只活蹦乱跳,使餐桌增趣生色不少。除了醉虾,还有醉蟹、醉麻蛤、醉红菱等等。

绍兴传统特产是三大缸:酱缸、染缸、酒缸。关于茴香豆,当地有民谣:桂皮煮的茴香豆,谦裕同兴好酱油,曹娥运来芽青豆,东关请来好煮手,嚼嚼韧纠纠。即便如今,绍兴人还是喜欢吃本地作坊里生产的酱油,颜色黑亮,豆香浓郁。在河边,经常可见老人慢悠悠喝酒,随手从兜里掏出几颗茴香豆。这些下酒小吃初吃不觉得出奇,细细咀嚼却颇有深味,契合着绍兴人的性格:外圆内方、灵秀惠巧。食物却是连接一座城市的过去与现在的一根链条。各种过酒小吃让人觉得,鲁迅时代的绍兴并未走远。

我们在鲁迅故居门前的小店里吃盐青豆、鸡肫豆过酒。盐青豆事先不经过浸泡,煮的时候不加茴香桂皮,而是加糖和盐,皮涨而豆不涨,等冷却之后豆壳收缩起皱,豆色青绿,外有盐花,再讲究一点会加入一些甘草末,口感筋道;鸡肫豆则以黄豆为原料,加入酱油文火细煮,往往加入笋干一起煮,用以提味,煮熟之后再烘至半干,口感坚韧,味如鸡肫。

外地游客初到绍兴,往往被景区四处镶了牙边的杏黄幡子晃得眼花缭乱,臭豆腐三个大字招摇着,似乎人们不吃一次臭豆腐,就算不得到过绍兴。河边也常能见到做臭豆腐的摊贩,5块钱一份,小火在油锅里煎炸,需要趁热吃,臭里带香。

一坛臭苋菜梗捞完之后,剩下的便是臭苋菜梗卤了,许多农家常年在门口存放着一坛菜卤,卤汁状如白乳,粘稠滑溜,有些厚度,各种食材都可以放到里面卤制,于是出现了臭冬瓜、臭丝瓜、臭豆腐等种种臭味大千。

如今,十碗头已是个过去的词汇。上世纪90年代之后,乡间的喜事多半在酒店解决,倒是在绍兴仓桥直街里藏着一家名为阿丘十碗头的小馆,店主在自家二层小楼里做菜,地道本分,颇受街坊欢迎。出品地道的十碗头,屋子里养着鸟,房梁上挂着鱼鲞。仓桥直街有如北京的南锣鼓巷,暗藏着不少小清新的咖啡馆、客栈和酒吧,也有安静本分的绍兴菜,各家的天井中传出煎鱼的香味,混合着黄酒、鱼鲞、细雨的味道。在所有市井滋味中,炊烟升起之际,穿梭于古街,看妇人洗菜,看儿童嬉戏,看老人闲聊,永远都是最真切的味觉。

不是本地人,几乎没有听说过这种小吃的名字。奶油小攀类似蛋挞,面粉和蛋黄做成碗状的壳,再在其中加上蛋白做成的馅料,其中少不了白糖和奶油,吃起来酥脆。据说,奶油小攀最早来源于清朝末年一名身在绍兴的传教士,这也是他的思乡之物。100多年后,它又成为众多绍兴人寄托乡愁的所在。

原料都是一样的,都是用芥菜。梅干菜来源于广东梅州,客家出品,故叫梅干菜。客家人将抽薹的芥菜取下,晾晒,撒上盐揉搓,然后再码入陶罐,一层层放盐,半月后取出晒干,就成了色泽金黄发黑的梅干菜。

身在绍兴,每顿饭中总不少了霉干菜的影子,霉干菜、梅干菜、乌干菜、雪里蕻在南方诸地,随处可以见到这些小吃食。其实它们都是一种东西,只是略有区别。

面疙瘩是绍兴最常见的面食,家家户户都会做。和好的面,用小勺一点点拨到煮沸的水里,加入各种配料,最后加上一点老汤,就是最家常的滋味。绍兴的面疙瘩,颇像山西的刀削面与剔尖面,也像北方常见的拨鱼儿,面疙瘩两头尖,两端弯起,犹如月牙儿,口感筋道。

如果在夏天,也可以坐在周家食品喝一份冰镇木莲,或者一杯甜酒酿。木莲羹颤巍巍透明如玉,味如凉粉;甜酒酿则是当地许多产妇坐月子的必须补品。周波说,这些绍兴小吃是绍兴文化的根须,扎根于绍兴的小街小巷。对于一座城市来说,小吃不仅仅是名片,只有坐在绍兴的河边,烟雨朦胧,黄酒温了,茴香豆一碟,臭豆腐几块,各种小吃轮番上场此时的绍兴,才是周作人笔下的绍兴,才是蔡元培记忆中的滋味。

绍兴人周波有自己的餐饮公司,最近几年开始承办当地农村婚丧嫁娶的乡宴。他说在传统的绍兴婚宴上,不可缺少的是十碗头。周波小时候听到人们说吃十碗头起哉,就知道又有人家办喜酒了。十碗头各有不同,但是少不了扣肉、扣鸡、清蒸鱼、红烧鱼、肉圆、鱼圆,有糖醋芋艿羹、荠菜豆腐汤、炒小虾等等,分别装在小碗中,摆在八仙桌上,乡里团座,象征着十全十美之意。

在当地寺庙的素食中,臭苋菜梗被叫做素鳗,可见其渊源。然而这道菜地域性极强,犹如外地人吃不得老北京的豆汁、麻豆腐,外地人吃只觉得一股奇异的臭味,难以入口。在绍兴,当地人看外地人如何吃下一份臭苋菜梗,看他如何出丑,这也是餐桌上每日上演的好戏。每个城市都有一种别致的食物,如同方言口语,只在本地人中间流传,它们恪守着这个城市口感上的秘密。

苋菜是江南一带常见的蔬菜,初长时极嫩,只需放在沸水中几个搅滚之后迅即捞出,点几滴香油就是一道鲜美的蔬菜。等苋菜老了,苋菜杆粗壮,这就成了做臭苋菜梗的原料。绍兴人田原现居北京,她回忆起小时候家里制作臭苋菜梗的过程,似乎还能闻到当时的滋味。制作时需要用水浸泡昼夜,沥干水分之后进行发酵,数日之后,开坛便可闻到臭中带香的滋味。发酵时不放盐,制作的时候再加入盐。臭苋菜梗以蒸为妙,田原说,她最喜欢的吃法是趁热将臭苋菜梗放入嘴中,不要匆匆咀嚼,而是闭上嘴巴,眯起眼睛,鼻孔微微吸气,那种臭中含有异香的味道在口腔内旋转。最好吃的是根部,最粗壮,也最饱满。田原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