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| Sitemap | Contact

热门文章

很快

2017-03-25 08:56

1936年秋,丁玲在中共地下组织的帮助下,秘密经上海、北平、西安,于11月到达陕北保安。中共中央宣传部在一间大窑洞里为她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会,中央领导毛泽东、张闻天、周恩来、博古等都出席了。毛泽东很欣赏丁玲的文笔,尤其称赞她那篇《不是情书》写得很好。自从3年前被国民党绑架、秘密关押以来,丁玲一直过着孤独的生活。此刻,面对这么多友好的笑脸,听着毛泽东亲切的湖南乡音,丁玲的轻松喜悦之情不言而喻。她后来回忆说:“这是我有生以来,也是一生中最幸福最光荣的时刻吧。我是那么无所顾虑、欢乐满怀地第一次在那么多的领导同志们面前讲话。我讲了在南京的一段生活,就像从远方回到家里的一个孩子,在向父亲母亲那么亲昵的喋喋不休的饶舌。”

丁玲之所以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,与中共当时的处境及对时局的考虑有直接关系。她到保安后与毛泽东有过几次谈话,提议在根据地建立文艺俱乐部,组织文艺队伍,得到毛泽东的肯定。很快,中国文艺协会(后简称“文协”)于1936年11月22日成立,丁玲被选举为“文协”的干事之一。毛泽东在会上讲:“我们要抗日,我们首先就要停止内战。怎样才能停止内战呢?我们要文武两方面都来。要从文的方面去说服那些不愿停止内战者,从文的方面去宣传教育全国民众团结抗日。如果文的方面说服不了那些不愿停止内战者,那我们就要用武的去迫他停止内战。你们文学家也要到前线去鼓励战士,打败那些不愿停止内战者”,“发扬苏维埃的工农大众文艺,发扬民族革命战争的抗日文艺,这是你们伟大的光荣任务”。在抗日战争迫在眉睫,中国共产党的处境非常困难的时刻,毛泽东需要通过知识分子把抗战的决心传达给国民,为刚在陕北立足的党赢得有利的政治环境;也需要通过知识分子进行阶级革命、民族革命的意识形态宣传,壮大党的队伍。“文协”成立的第二天,丁玲被选为主任,后又成为《红中副刊》(即《红色中华》报的副刊)的主编。作为第一个到延安的文人,又是著名文人,丁玲的到来,无疑给根据地原本力量薄弱的文艺运动增添了新鲜的血液。无论是中共领导集体还是毛泽东本人,都对丁玲寄予了厚望。

丁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重要的女作家,也是一位命途多舛的女革命者。她说:“我不幸,也可说有幸总被卷入激流漩涡,一个浪来,我有时被托上云霄,一个波去,我又被沉入海底。”延安时期的丁玲,经历的正是从云霄沉入海底的过程。起因之一就在于她以女性的生命体验,洞察到以男性为主体的革命阵营内部,既有着两性间在阶级、民族利益上的一致性,还存在着男性以革命的名义对女性的歧视。她站在女性的立场上,大胆而犀利地揭示出被革命外衣遮蔽的性别歧视问题,从而挑战了革命群体内依然固有的父权-夫权制性别秩序。这无疑威胁到男性的权威和革命阵营的稳定。